首页 服饰 前沿 搭配 明星 街拍 美容 美发 护肤 彩妆 香水 美体 秀场 塑形 饮食 误区 情感 八卦 新闻 资讯 招商 母婴 健康

当前位置:女人帮 > 八卦 > 电视 >

2018,资本反哺优质内容的中心凭什么轮到它?

来源:凤凰网娱乐 编辑:发表时间:2018-07-12

欢喜传媒四大电影

去数一数一家公司一年占据新闻版面的机会,就基本能看出一家公司发展的好坏。在如今这个几乎“透明”的市场里,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逃离舞台中心。

去看一看一家公司的人才名单,每一家占据人才优势的公司,都会有一个核心爆发期。

自《后来的我们》之后,《我不是药神》成功领跑暑期档,两部影片的票房相加可能会达到50亿。而下半年,还有贾樟柯的《江湖儿女》和宁浩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陆续登场;

猫眼9.53亿港币认购欢喜传媒15%的股份,乐开花影业28亿票房保底《疯狂的外星人》;很难想象,2018年会成为欢喜传媒的一个转折点,由低头累积到抬头爆发的转折点。而仔细扒开来看,基本上都是资本充分激励优质内容。

在资本市场处于下行期的时候,欢喜传媒却成为了其中最得意的“收割者”。

 

《我不是药神》

一、进军四大档期成“一线”评判标准,欢喜传媒步入内容爆发期?

其实,无论是中国还是好莱坞,评判一家电影公司是否强大,就去看这家公司的影片是否进驻了核心档期,是否属于热门竞争行列。

目前,国内能够做到进驻四大档期,并且占据头部流量的公司不超5家。而今年,除了五一档拿下13.6亿的《后来的我们》,暑期档望突破35亿的《我不是药神》,欢喜传媒下半年还有国庆档的《江湖儿女》和2019年春节档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。

从类型上说,文艺爱情片、现实主义剧情片、文艺片、科幻喜剧。四种类型各异,但每种都极具挑战,在原有的市场空间里很难找到一个成功的模版。

尤其是《我不是药神》,它的社会意义远远大于它的实际效果,如今电影的票房成绩虽然不能完全反馈电影所获得的全部认可,但足以表明电影所蕴含的价值。而这样一部具有突破性的电影,也能让外界看到电影主创的不懈努力和资本方的绝对支持。

那四部电影分处什么地位呢?《后来的我们》在五一档“一骑绝尘”,《我不是药神》基本锁定暑期档冠军,一家独大;《江湖儿女》虽然是贾樟柯的一部文艺片,但从400家院线经理出席定档发布会来看,打破同类型票房纪录的困难并不大;而《疯狂外星人》,刚刚被保底28亿,其竞争身位已经先行落定。

 二、四部都是顶级档期的顶级“流量担当”,这才是2018为何是欢喜传媒转折点的关键所在。

欢喜传媒潜心三年招募优质导演,终于在2018年收获了丰厚的回报。虽然欢喜传媒在四部电影背后担当的角色不同,但“欢喜系”导演却是其中绝对的砥柱。

连串式的大片问世,欢喜传媒进入爆发期的理由还不算充分吗?

欢喜传媒的导演核心制,为什么能成?中国影视公司,每一家的强势崛起都在于绑定了绝对的优质人才。而其中,导演是成败的关键。

中国影视公司的发家史,就是一部中国导演的“合伙史”。这来源于中国电影发展的“国情”,和好莱坞相比,中国的本土IP缺乏足够的生存土壤,在好莱坞通行的IP,在国内衍变成了人,有创作能力的人。

所以,绑定优质创作者,就是手握中国电影市场的IP。因此,欢喜传媒从创立初期引入宁浩和徐峥,到后期绑定王家卫、陈可辛,一步步确立了“导演核心制”。

和以往影视公司与导演的合作模式不同,欢喜传媒更多是将导演变成了合伙人,通过薪酬+股份的方式让导演产生一种亲近感。这和国内绝大多数公司,高价并购再用业绩对赌绑定有着天壤之别。

本质上,影视公司没有解决导演对于资本的后顾之忧,而因为高额的业绩对赌,担负着双倍的市场压力。欢喜传媒在资本层面,采取的是“鼓励式”。

而从签约的人来看,无论是王家卫还是张艺谋,宁浩还是徐峥,都是已经在市场充分证明自己的导演。本质上,重金签下这批导演等于为自己购买了一份市场安全险。

以今年欢喜传媒参与出品的《后来的我们》和《我不是药神》为力,欢喜的“抱团式”合作威力尽显。《后来的我们》监制张一白,是欢喜传媒的6位股东导演之一。

张一白在业内被称为“爱情片教父”,对于爱情片的拍摄颇有心得。张一白扶持刘若英本质上也为内容加了一道锁,属于典型的“以老扶新”。

而《我不是药神》更为不同,监制徐峥和宁浩双双站队文牧野,宁浩负责前期的剧本创作,徐峥负责后期的表演指导。两位大导,各司其职。

欢喜传媒在绑定大导演这一“造血机“后,对于年轻导演的扶持和培养也步入正轨,形成了良好的化学反应。

此外,即将在国庆档上映的《江湖儿女》,则是典型的导演抱团。其中,贾樟柯、张一白、徐峥均为欢喜传媒合作导演。

具备创作能力的导演,本身对于内容就有自己较为精准的判断。此时,对于背后的影视公司来说,对于内容的甄别就变得简单和轻松。而导演之间的通力合作,不仅节约了不必要的沟通成本和硬性开支,也能最大程度保证作品的质量需求。

 三、猫眼10亿注资,《疯狂外星人》被28亿保底,资本正在奖励内容创作者?

今年的资本市场,主要呈现出了两个主要特点。

一是极度的敏感性。在今年5月,由于崔永元事件的持续发酵,影视股几乎全盘下跌。资本市场对于风口的触碰极为敏感,但此后暑期档来临,北京文化、阿里影业、欢喜传媒等因站队《我不是药神》,股价拉升幅度较大。

二是充分的头部化。在今年的多个档期,尤其是春节档,资本的两极分化非常明显。具备票房爆发力的影片,背后20多家资方的情况更加普遍。

从这两点来看,今年的资本市场更依赖稳定的内容创作,也正在充分奖励内容创作者。

欢喜传媒在人才上的“耕耘”,在资本市场得到了充分的“收获”。

7月2日,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欢喜传媒”)发布公告,宣布与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下称“猫眼”)订立合作协议。猫眼将以约港币9.53亿元认购欢喜传媒的15%股份,并且双方会在影视项目的投资、宣发以及互联网流量、技术等方面展开战略合作。

7月6日,欢喜传媒发布公告,宣布将在2019年春节档上映的《疯狂外星人》被乐开花影业28亿票房保底发行,欢喜传媒提前锁定7亿收入。

两则资本信息,从欢喜传媒的角度来看,无疑是非常划算的买卖。

前者不仅让欢喜传媒与在线票务平台产生密切联系,其出品影片获得流量倾斜外,欢喜传媒倾力打造的“欢喜首映”也有望获得猫眼在流量入口和技术上的扶持。

后者除了28亿保底外,还有超2亿的宣发费用,这让《疯狂外星人》直接有了叫板春节档票房冠军的底气,而提前半年宣布28亿保底,对于其他竞争对手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震慑。

欢喜传媒的确有过艰难的隐忍,外界的质疑从未减少。但2018年,无论是人才的进一步叠加,还是出品影片的市场暴走亦或者外部产生的资本合作,都让欢喜传媒顺利的进入下一个阶段。

而回过头来,曾经的质疑似乎也恰恰证明了欢喜传媒的“独到”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关键词: NEWA射频美容仪 美容时尚 新潮流 星洞

精彩推荐

热门资讯